鮑宗盛:嬉戲中問道人生

發表時間:2018-07-28 00:00
文章附圖

“命中注定”的文化人

老兵、醫生、企業家、樂團董事長……鮑宗盛身上的標簽有許多。但他說,每當被問及身份,自己的回答總是很干脆:“我的第一職業是做文化的,第二職業是做醫生,第三職業是辦企業,做生意。

在關于鮑宗盛的文字中,這個“第一職業”往往會追溯到他的軍人生涯。其實,他“對文工團的最初印象”,是孩童時代的游戲“玩”出來的。比他年長四歲的哥哥在左鄰右舍的孩子中拉起了“社區文工團”,讓鮑宗盛第一次發現了文藝的魅力。用他的話說,就是“這塊還蠻有意思”。招商加盟1baner.jpg

       1961年8月,在結束兩個月醫院學徒經歷之后,鮑宗盛一腳踏進軍營,成為了一名“跟著鐵路到處跑”的鐵道兵。一次駐地遷移的行軍途中,他自告奮勇,即興表演快板,以鼓動士氣。在他眼中,正是在這個全新的環境中,原來學校里的“悶油瓶”,才開始展現出文藝天賦。
       到達駐地后的文藝演出中,鮑宗盛又演唱了自己文藝生涯中的第一首歌曲。時至今日,鮑宗盛依然記得當時唱的是《時代的列車隆隆地響》。“這是電影《護士日記》的插曲。”他說,“本來要當通訊兵、衛生兵,唱完之后卻變成了文藝兵,真是‘命中注定’。”關于文化人生,“緣分”是他時常掛在嘴邊的關鍵詞。
       這之后,從創作、編導到表演,從快板、歌唱到小品,作為文藝骨干,鮑宗盛的能力在實踐中得到了全面鍛煉。1963年全國鐵道兵系統會演,他從長沙一路演到了云南。“眼光長了”,“膽子大了”,“想法活躍了”——鮑宗盛用這三點來描述從軍對自己的影響。
“沒有部隊,就沒有我的今天。”退伍回到醫院,軍人生涯告一段落,鮑宗盛身上的文藝基因卻并未沉寂。參與總工會俱樂部活動后,他幾乎將所有業余時間投入到愛好中。舞臺上,這個老兵,用另一種身份聚焦著觀眾的目光。

“再糟糕的心情,三五天總能走出”
        鮑宗盛常常被形容為“老頑童”。健談、笑容,也是他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。在他眼中,家人、鄉親、合伙人、流浪者構成了母親待人為善的風景,也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最為深刻的影響。工作也好,愛好也好,生活也好,他對人生始終保持著永不衰退的熱情與樂觀。
       1994年,鮑宗盛做出了人生中又一個重要決定:辭職創業。從1968年退伍算起,他已經在這家醫院工作超過20年。回到醫院時,“到了知識吃香的年代”,他從頭學起。而在50歲,他卻放棄了職務和待遇,再次選擇從零開始。
       盡管“信心滿懷”,但鮑宗盛的第一次創業并不順利。陸續啟動的幾個項目不見起色,他甚至投入了為兒子辦婚禮的錢。三個月的時間里,一塊錢一包的煙,他幾乎一天要抽一包。鮑宗盛說,那是人生中最困難的時候。他甚至一度回到單位。但在“骨子里不安分”的驅使下,他最終還是再度走出體制。這一次,與朋友共同研發的速溶胃腸超聲助顯劑,讓他的事業迎來轉機。
        這項被專家組鑒定為“國內首創、達到國際水平”的專利產品,與鮑宗盛互相成就。在他看來,自己創業的最大優勢,就在于能將別人不了解的東西,用通俗、生動的方式表達出來,并且極具說服力。“只要我在,舞臺就是我的。只要一開口,就是掌聲。”——從最初3個人租用50㎡拼湊出辦公室、倉庫,到產品覆蓋全國,靠著“一張嘴和一支筆”,樂觀的鮑宗盛闖出了屬于自己的事業。這再次印證了這個樂天派的人生哲學:“再糟糕的心情,我三五天總能走出。受母親影響,我相信做好事總有好報。不少當時感覺過不去的坎,后來無形中都很順利地過去。”

命運交響:從“性命”、“生命”到“使命”
       2013年,鮑宗盛出版了《七十歲再出發》一書。總結前七十年,他說,兩個全國第一——“打開禁區”的速溶胃腸超聲助顯劑,與全國地市級城市唯一交響樂團湖州城市交響樂團,是一生驕傲。“七十歲再出發”,他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則是,每年做三件大事。2015年,這意味著推出兩款新產品、成立“吳興之星”童聲合唱團、在大劇院演一場。
       “‘性命’是生存,是活著。‘生命’的質量要靠文化藝術來豐富。而‘使命’則是奉獻。”從創業盈利到投身純公益的文化活動,從交響樂團到管樂團、合唱團,鮑宗盛有條不紊地實踐著“三命”的人生路線圖。
       對這個“文藝老年”而言,文化不僅是拓寬自身“生命”維度的音符,更是與他人分享的樂章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,在鮑宗盛眼中,“奉獻”與分享,才是最大的快樂。2010年以來,每年大大小小演出幾十場,湖州城市交響樂團儼然已成為湖州的一張文化名片。2013年,樂團又在全省400多個群眾文化團體中脫穎而出,成為浙江省十佳群眾文藝示范團隊。
       但鮑宗盛并不滿足于此。過去一年多的時間,他又分別組建“吳興之星”青少年管樂團、童聲合唱團。從場地到培訓,無一例外來自他多年積蓄。他甚至自費購置樂器,走進校園,無償為學生提供培訓。像這樣以學校為單位開設的培訓班,目前已經有十多個。
       管樂團最遠的孩子來自吳江,家中老人患病,生活拮據,但每次依然坐長途車趕來排練。得知這一情況后,鮑宗盛又出資,讓孩子得到一小時的額外培訓。一度有家長提出負擔部分費用,但他卻當場拒絕。在他眼中,普及推廣、不斷播撒普及未來的種子,甚至比樂團本身更有意義。“只要大家高興就好。”鮑宗盛說,“管樂團、合唱團與交響樂團,這是一環扣一環,是要為樂團培養梯隊。讓孩子們在成長的路上、在心靈的深處有音樂伴引,讓湖州成為音樂城,是我的夢想。”